最新网址:www.haiyunw.com

聂欢唇角微微抽搐,眼角余光已是瞥见那本书封面上的“金瓶梅”三字。

这小子,居然在偷看禁书。

好吧,这禁书的搬运工,其实就是聂欢本人。

数十年前,系统还不曾激活,修为提升又极其缓慢,聂欢只觉前途一片黑暗。

苦闷之下,将前世的“金瓶梅”改头换面,搬运了过来。

原本只是自娱自乐,聊以消遣,可没想到,才搬运了半本,就不小心流传了出去。

扶摇剑宗那些只知苦修的家伙,哪见过这玩意。短短数日,就从青阳镇传开,而后,迅速风靡了外门和内门。

旋即,剑宗高层震怒,“金瓶梅”立刻被列为禁书。

聂欢这个搬运工,也被罚了三年的薪水。

后来,聂欢重新振奋起来,也懒得再续“金瓶梅”。于是,这本前世的奇书,在这个世界,便永远只出现了半本。

数十年过去,聂欢本以为半本“金瓶梅”早已湮灭,却不料竟还在悄然流传。

“接住!”

聂欢念头微动,便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了一把流光四溢的金色长剑。

“中品灵剑……中上品质,不错!”

年轻男子接过长剑,只观摩了片刻,便给出了评价,“你这把剑想换什么?积分?灵石?还是……”

他的语气有些急切,似乎想尽快完成这桩交易。

“不急!”

聂欢估摸着,这家伙刚才应该是看到了关键情节,所以才这般的心急火燎。

于是故意慢条斯理地笑了一笑,而后又从空间戒指内取出一剑,“我这还有!”

这空间戒指,是聂欢前几天才用积分兑换的。

其内部空间非常大,起码有一百立方。

但,贵也是真的贵。

聂欢积攒多年的积分,一下就清空了将近一半。

之所以如此,主要是储物灵器的材料很贵,炼制的难度也远超一般灵器。

而且,对炼器师的修为也有要求,起码得是玄胎。

因为炼制的过程中,需要用到灵识。

内部的储物空间越大,对灵识的要求便越高,便如聂欢现在这枚空间戒指的炼制者,绝对是法身之上的存在。

“中品灵器……咦?上下品质?”

年轻男子本有些不耐的脸色,立刻被讶异覆盖。

而后,又忍不住打量了聂欢一眼,通灵修为,搞不好还是通灵一重,“这么好的中品灵剑,你都要卖掉?”

聂欢笑而不语,第三剑灵剑随即取出。

“中品灵剑……啧,上中品质?”

年轻男子吃了一惊,继而忍不住道,“中上、上下、上中,你这三把中品灵剑,品质居然一件比一件好……”

见聂欢依然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他心头一跳,“呃,你不会告诉我说,你还有中品灵剑,而且还是上上品质……”

“吧?!”

一片璀璨的火红莹光入目而来,年轻男子下意识地接住聂欢递来的第四把长剑。

霎时,他脸上表情变得无比精彩,已是完全无暇去琢磨书中的精彩情节。

居然真是上上品质的中品灵剑。

但这还没完!

下一刻,聂欢的第五把灵剑,递了过来。

而后,又是第六把、第七把……

……

没过多久,这柜台之上,便有整整六十把色泽各异的中品灵剑,排列开来。

年轻男子两眼发直,一动不动,已是完全傻住了,脑子里如走马灯般不停地闪过两个字符:“上上!上上!上上……”

“聂大坊主?”

两道身影从楼梯处走了下来。

正是曾与聂欢打过一次交道、且闹得并不是很愉快的上品铸剑师万元化和吴瀚池。

下一刻,他们的注意力,就被柜台上那一大片令人目眩神迷的剑光所吸引。

两人当即快步如飞,走了过来。

那年轻男子已是一个激灵清醒过来,聂大坊主?青阳镇一百零八剑坊大坊主聂欢?

居然是这位大佬,怪不得能拿出这么多上上品质的中品灵剑!

而这时,万元化和吴瀚池的脸色,已变得越来越难看。

六十把中品灵剑,一把中上,一把上下,一把上中,其余五十七把全都是上上品质。

“聂大坊主,你这是来我们万剑谷示威的?”万元化面色阴沉如水,颇为恼怒。

“万上品铸剑师,你这就有点小人之心了,我是来卖剑的!”聂欢笑道。

卖剑?

我看你不是来卖剑,而是来打脸的!

万元化气得面色涨红。

尤其是聂欢那一声略带调侃之意的称呼,更是把他刺激得额头青筋暴跳。

“我还从未见过,有哪个铸剑师会拿这么多的上上品质的灵剑来这里出售!”万元化深吸了口气,近乎咬牙切齿。

“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那些来这里售卖灵剑的铸剑师,根本拿不出这么多伤上品质的来?”聂欢笑呵呵的道。

“你、你……”万元化气得面色铁青。

“帮我算算,这批中品灵剑,能值多少灵石?”

聂欢懒得再理会他,看着年轻男子说道。

可还没等对方行动,聂欢又似想起了什么,忙道,“等等,我这还有一批比较垃圾的中品灵剑,也一并处理了吧。”

随即,聂欢又一口气地从空间戒指内取出了几十把中品灵剑,随意扔在柜台上。

只看了一会,万元化的脸就开始发黑,倍感憋屈。

而吴瀚池眉宇间则是写满了无奈,“上下、上下、上中、上下、上中……”

四十三把中品灵剑,竟无一中品,甚至连中上都没见到,全都是上下和上中。

以前,这等品质的灵剑,每出一把,都会引得内门弟子们趋之若鹜,争相竞夺。

可在聂欢眼中,它们居然……

“聂大坊主,在你眼中,连它们都是垃圾,那我们铸造的中品灵剑算什么,垃圾都不如?”

吴瀚池很是郁闷的道。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没这么说过。”

聂欢先撇清责任,而后又一脸认真的安慰道,“吴上品,倒也没有你说的这么差,比垃圾好点?”

“……”

吴瀚池哑口无言。

随后,便禁不住苦笑起来。你这样安慰,还不如不安慰。说到底,还是技不如人啊。

瞥了瞥面庞黑如锅底、快要原地爆炸的“万上品铸剑师”,那年轻男子感觉有些不妙。

当下忙缩了缩脖子,如鹌鹑般蜷在凳子上,默默计算这些中品灵剑的价值。

约莫一刻后。

聂欢两手空空,却神清气爽地离开万剑谷口,脚踏一柄火红中品灵剑,冲上了高空。

木楼内。

那年轻男子又目送了两位上品铸剑师出去,才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而后,下意识地把手伸进桌下的抽屉……

又是半晌过后,后知后觉的叫声突然在这楼内响起:“这半本秘笈,不就是聂大坊主所著么?日后有机会,定要问问那后半本写了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